想去野岛的野狗

先把一句话写在开头,怕后面忘写了。

不是每一个野狗都想去野岛的,野狗更想去热闹的地方。

Image

当一个家伙对现状郁闷的时候,突然陷入沮丧感的时候,才会被逼的思考一件事:人活着,到底是为了什么?

这种体验就像早上起床,假如没被尿憋醒,是绝对不可能想起来的。

很显然,我这样写,是因为我就是那个家伙。

至于刚才那个人生终极问题,我倒是有一个答案:自由。

屌丝逆袭要的就是摆脱矮矬穷状态,他们要的是财富自由。诗人、画家、音乐家,泡妞流浪呻吟,要的是灵魂自由。政客不断打怪升级干boss,要的是权力自由。

总之,假如拿一个场景来描述什么是自由。那大概就是,各阶层的小哥哥小姐姐,在任何时候,看到任何让你不爽的人的时候,任何不爽的事的时候,就可以果断的叫一句“走!干他丫的!我操”就干上去了。

恩,这就是我觉得的自由。

这样描述就清晰多了。我郁闷的时候,是不太爱想人活着是为了什么。反是在想,怎么才能他丫的自由。

可是,妈的,有一点也是可以肯定的。我在敲下这段话的时候,也是极为不自由的。在被迫听一堂我极度想逃走的二手培训课。

可,怎么他丫的自由呢?我套用冯唐这个骚货赞许过的麦肯锡思考工作法来个推导。

我要自由,就我目前的状态来说,肯定要有足够的钱,要有钱。还要有脑子啊,不然怎么获得灵魂自由,体验快乐。除此之外,还要有个好身体,不然光灵魂自由,身体不能动,还有什么用。

既然知道策略,下一步就是开干了。如果一个人的发展被视为是一个项目的话,就要有清晰的目标、规划、行动步骤。甚至还要有可行的奖罚,得当的时间轴规划。

太复杂也不行,要简单清晰,可执行。

我们从上面说过的三个方面入手,制定我的获得自由的策略,或许全面靠谱点。

力量训练

我从不认为人是由肉体加灵魂组合成的,这跟说“只要你努力,你总会成功的”一样没有意义,不够精准落地,无法执行。我一向认为,人是由肉体加意志力构成的。

Keep的slogen是自律给我自由。肉体上通过科学训练、肌肉的刻意训练,总能达成目标。意志力也一样,通过刻意训练“我要做”“我不做”“我想做”这三种力量,也能做到科学的驾驭自己,为实现自由铺路。

7月起,把自己训练成壮壮的,一看就是有满身肌肉的人。

心智训练

在不同的心智模式下,所看到的世界,看到的人,都是不同的。强大的心智模式,是一本本足够智慧的书籍和见识过一个个大牛后,逐渐培养起来的。

7月起,当然要看更多的书,主动开放关注更多的人。每个月看3本书,每个月关注100个有意思的人。

肖申克训练

每天都面对着各种诱惑。

做不到《爆裂鼓手》里安德鲁的超乎异常的忘我投入,就不可能找到炼狱后的生天。

一遍遍看《肖申克的救赎》,真正发现了,在外界极度不给你自由的时候,甚至还给你折磨、痛苦,只要葆有希望,挺过来了,就是无限的自由和畅快。

和安迪比起来,我远不值一比。

7月起,既然要琢磨各种营销策略,将来变成一个中国知名的营销人。那就没有条件创造条件的去突破自己。想尽一切办法,让自己的公众号“康永王”有5万人关注,虽然现在还只有一千多人。

这是我见过的,最简单的个人规划和计划。记在这里,希望3个月后,也就是9月底的时候,我能再写一篇,看看能不能让自己汗颜一下。

希望不会。


张立宪最早说过三有,有趣,有料,有种。

  • 有趣,就是像疯狗一样把一个事琢磨得透,让你无话可说,拿出专业发烧友的精神来做这个事情。比如郭德刚,比如武器,比如周星驰龙套家族读者无话可说,一定让读者觉得过瘾好玩,如果你还没有读者知道的多,那还有什么价值呢?

  • 所谓有料,就是这本书不主张观点,不主张定论,任何一个事物都是多变多义的,只有事实是唯一的确定的,编者只能努力地提供干巴巴的货料.我想做的是书,而不是报纸和杂志。做一本书要经的起时间的淘洗考验,所以要求这本书从细节上、人物上、冲突上、故事上。提供干巴巴的干货。除了厌恶口水之外,还基于编者和作者之间的关系。结论是属于读者的,你把事实摆出来之后,他自然会有一个结论,作为编者你不应该剥夺读者的这种乐趣和权利;

  • 而所谓有种,就是他很想做一点有驴脾气的东西,做一点别人不愿做不敢做不想做的东西。比如书中空战实录 又比如高尔泰。

我在想,越能做到三有,在路上,野狗就越不寂寞。

不寂寞的野狗,走起路或许带风些,快一些。

想去野岛的野狗,是向往自由的。野心到底有多大,就只能看时间来检验了。

不要祝我成功。祝我不要做一只家狗。
Image

完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